故幺藏风

你是我心中永远驻留的风景,是屹立不倒的青山连绵。

【合法上天24h】【5:20】【黄夜】你是我攥在手心里的微光

#黄少天x夜雨声烦#社会主义兄弟情#黄少天生日快乐#

 

 

零. 

黄少天几乎是被冷醒的。

窗外的星光熠熠地闪着光,在冰冷的夜色中弱弱地跳动。他下意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一伸手,便在一片黑暗中摸着了手机。

手机显示屏毫无预兆地一亮,此时显得分外刺眼的那点光线使得睡眼惺忪的黄少天微微眯起了眼,甚至于有些头晕。瞥向屏幕的角落,好不容易将乱转的视线定在屏幕的一个角落,只见0℃的标志明晃晃地挂着,被屋外有一搭没一搭吹进来的冷风裹挟了,在他看来甚至都有些发颤。

广州算是个比较暖和的地方,常年生活在这样一个大温室里的黄少天很少亲身感受这样的温度。

黄少天朝窗的方向望了望,自己又是忘了关窗。

啊.....这是第几次了。黄少天还正在恍惚之中,却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靠靠靠,大晚上的这么冷——”他开了口,却发现声线有些微微嘶哑了。模糊不清的尾音本是拖得长长的,却在刹那戛然而止,背景音乐只剩下夜晚独有的若有若无的杂声。

自己是一个人啊。

黄少天原本觉得自己会不顾那低温继续睡去,却在一瞬间倏然清醒了。

他那一声其实是习惯性地喊给夜雨声烦听的。

平常黄少天训练结束以后已经较累,常常把窗户就搁那儿开着,但总是能在醒来的时候肺里被灌满满一团暖气,身上的毯子也会安安分分地盖着。他甚至都没怎么感冒过。因为总有一个半夜睡不安稳自己跑出来的人,帮他看这看那,再自己钻回去沉沉睡着。

夜雨声烦作为黄少天的账号卡,也确是心思缜密,对主人的关照可谓是无微不至。

这些黄少天何尝又是不知道,他只不过是耍了小孩子脾性,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些罢了。

那样的温暖,他早已抽不开身。

黄少天又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是十二月初了。

......九年了。自己和夜雨声烦相识也有整整九年了。

黄少天凝视着窗外,目光一如既往地专注。

那夜幕,好像扯了一块纯粹墨黑的布,稳稳地挂着,偶尔有些星星闪动。

好像当初在他十八岁生日上,夜雨声烦对他郑重其事承诺的时候那双亮晶晶的眼眸。那眼瞳里,有和他相似的意气风发和锐利,还有一直沉淀着的、始终不会消散的坚定。

又是一阵冷风袭来,黄少天意识到,现在已经没有人给他关窗了。

他已从蓝雨战队退役,而账号卡夜雨声烦作为俱乐部财产,留在了那里。

从此分道扬镳。

黄少天猛然间居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感受到喉头的刺痛。

......是感冒了啊。

二十四岁的黄少天,突然在一个他醒来后发现孤身一人的晚上,沉默了。

 

壹.

阳光没精打采地从窗帘缝间飘进房屋。已是几近中午。

黄少天才堪堪从床上爬起来,胡乱地抹了把脸。他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有一股隐隐约约的疲态。这是往日精力充沛的黄少天少有的神情。

黄少天有些恍惚,自己才24岁啊?虽然说对于电竞已是一个退役的选手,但放在所有人群中看,他怎么着也是个年轻人。怎么退役以后就越来越老化了呢??

黄少天甩了甩头,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就搁了桌上,顺手把一旁放着的吐司抽了一片叼在嘴里,不知不觉就自己打开了荣耀的论坛。

他咀嚼着吐司的动作顿住了。

“往日剑圣今不如昔!这是否是蓝雨战队每况愈下的真正原因......”

不知是因为嘴里还有吐司,还是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开口说话,总而言之这种时候一般都会大爆垃圾话的话唠黄少天愣是一个字都没说,静静地看完了这个一夜之间就人气爆表的帖子。

黄少天喝了一口牛奶,才发现自己倒映在玻璃上的面孔已经眉头紧锁。

他点开帖子附带的视频,一个短小的片段以常速开始播放。

不对,不是这个问题......这个技能衔接得也很好......唔,这个时机把握得不错......

只是,一些技能,甚至会有小小的延迟,就好似是系统故意放缓了一般。

不够快!依旧是不够快!

黄少天循环播放了数遍。不得不承认经过长久的磨练,夜雨声烦的接手人卢瀚文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剑客选手。在蓝雨战队里,他无疑是继承夜雨声烦账号卡的第一人选。但这孩子好像继承了他们队长喻文州的手速一样,每一个地方,总是会慢上些许。

......怎么回事?

一遍放下来,黄少天已经清楚卢瀚文是预算的高手速的打法。而实际上他展示出来的,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作为以前朝夕相处的队友,黄少天觉得卢瀚文不会这么冒失,至少现在不会。

继续循环播放!

黄少天渐渐地发现夜雨声烦的操作不是很自然。那是一些微小的细节上体现上来的东西,恐怕只有像黄少天这么了解夜雨声烦的人才能察觉到。

打得不够流畅?绝对不是。不是任何技术上的生硬,关于剑客,卢瀚文已经做到了很好的境界。

但是......有什么不对呢?黄少天的双眸紧盯着卢瀚文操作的夜雨声烦,凭他如此锐利刁钻的眼光也找不出太大的问题,偶尔出现的一些小错误,也会被他极快地发现补救。

黄少天突然眼皮一跳,将面前片段中夜雨声烦的一个动作倒放重看了一遍。

屏幕上的夜雨声烦一个侧转堪堪避开对方攻击,而此时镜头也给了他一个脸部特写——

那是有些呆滞的神情。更准确地说,是大片的茫然与颓然。

荣耀里的角色每个都是有灵魂的。而战斗时,站上战场的都是账号卡本人,而非一个徒有空壳的图像。通常主人不使用账号卡的时候,账号卡的灵魂就会呆在卡内,有时候也会化作灵魂体在主人身边晃荡晃荡。

而账号卡与其主人是有签订灵魂契约的。这是一个关系的认证,更会使两者心灵相通,长久以后达到人卡合一的境界。

像他们这些退役的选手,账号卡已是俱乐部财产,选手是不能带走的,就会同账号卡灵魂解绑。

解约可以单方面,但是签订契约却不能强求。从夜雨声烦的神情和他们之间略显僵硬的配合和操作之间,黄少天已经猜出了个大半,这基本就是夜雨声烦与卢瀚文无法绑定,强行半绑的情况。

这样虽然可以让账号卡有了默认归属,但在真正打比赛的时候,配合还是漏洞百出。

看不出名堂的观众会觉得夜雨声烦输了,昔日的剑圣已经不复;但真正有水平的人,却会诡异地发现,夜雨声烦明明招招漂亮,时机准确,却依旧被对手逮着空当击败,输得极其莫名。

这是一种实质上的僵硬。

夜雨声烦已经这样输了几场了。

卢瀚文其实在他刚刚退役的时候都一直是很好的精神状态,也不会在正式比赛中出这么大的茬子。

估计卢瀚文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吧??

“输得这么窝囊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小卢现在估计也要郁闷坏了吧!哎呀这个都不应该啊输在技术层面上还好说居然败在这上面真是不应该不应该,我说夜雨也太任性了吧,不就是签个约别让人家为难多好蓝雨可不是什么弱队不能就这么衰亡了啊,就算是我太帅了不舍得离开也不能这样嘛是吧......”

黄少天终于开了“金口”,大吐槽起来。他可不是什么退役了以后打着什么世外高人的名号然后看众生皆平等的人,作为蓝雨战队曾经的一员,他自然而然地有着情感倾向。而且他从青训营开始待到退役就没离开过蓝雨,这感情自然是更加深厚,而作为资深选手,黄少天也十分关怀作为后辈的卢瀚文,两人关系同样不错。

更何况,黄少天是少数看出关键问题在哪儿的人。

不过说到这个事情,黄少天突然也是恍惚了一下。

夜雨声烦,他为什么?

黄少天虽然在刚刚的一大段对话中有一句不正经的自捧,但这显而易见不像是夜雨声烦不愿和卢瀚文签约的真正原因。

但他想了一周,好像还真没发现什么客观上的原因。

难不成真是因为感性作祟......?

黄少天自己嘴里咕噜了一下,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他印象中的夜雨声烦,冷静,温和,足够耐心,也和他一样地善于把握时机。而在多数事情上,也一直能保持客观理性的态度。

可是这样的夜雨声烦啊。

黄少天其实这时是有些为自己的老队蓝雨的状况忧虑的,这么想着好像心中又有什么情绪蠢蠢欲动起来。他刚好结束了简单的早饭,站起身来走到窗边。

不冷不暖的阳光正对着他照射了过来,黄少天却也不躲,颇为享受似的站住了脚。光芒尽数倾泻下来,黄少天一头黄发一瞬间镀了金般的耀眼。

他突然笑了一声,唇角微扬。

 

贰.

夜未央。

夜雨声烦站在窗前。

他现在是灵魂体,又灵魂力不足,根本就没法儿说话。

已经很晚了,黄少天屋子的灯还亮着。他不会还没睡吧?夜雨声烦心下略微地不悦,退役了就这么不注意作息。

他很想进去看看,但只是在这里站了很久,丝毫不知如何上前。

俱乐部已经歇息了,他是自己偷偷溜出来的。自那次比赛上灵魂不小心受伤后,夜雨声烦就暴露出了很久以前一直埋藏着的弊端,算是旧病复发,此时灵魂力也是巨降。

还好虽然这种情况不常见,俱乐部还是谨慎地备有账号卡护理师,已经紧急开始修补这个bug。

夜雨声烦此时发现自己以虚弱的灵魂体在这里独自呆了这么久,此时已有些力不足。要不是他现在还半绑有契约,还真不敢半夜出来乱晃,万一被野生的魔灵逮了个正着......

说到魔灵,夜雨声烦心下也是有些无奈。他现在复发的这个毛病,还不是因为黄少天当初和他签约乱搞的小手段,也不知道谁教他的......

夜雨声烦回想起往日的惊险事件也是惊魂未定,忍不住就心里念叨起来。

夜雨声烦虽然相比黄少天的话唠性质在外人眼里显得更稳重一些,但和黄少天这么久的搭档,又哪能不被这个技能浸透。其实夜雨声烦不是真的话不多,而是相比黄少天他自己一般都把习惯垃圾话放到心里。

夜雨声烦望了一眼面前的窗户,又清楚自己的状况,一时间竟是犹豫起来。

夜雨声烦还是很想看他一眼。

其实那些外界报道的“剑圣不如昔”、战队的落败以及所有人的质疑或是失望,夜雨声烦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

......但是这个往日最冷静的剑圣,竟然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地意气用事了。

夜雨声烦苦笑,却是轻手轻脚地走到玻璃窗前,小心翼翼地往里望去。

窗帘又是没有拉好。这样下去不着凉才怪。夜雨声烦心里抱怨了一下,却见透过窗帘的缝隙,黄少天斜斜地躺在了电脑桌前的转椅上,双眸紧闭,看来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夜雨声烦皱了皱眉头,心一横还是从窗户的护栏间飘了进去。

浅薄的灯光落在黄少天的额头,一时间他脸上的绒毛都是清晰无比。夜雨声烦望着他那熟悉的面孔上熟悉的神色,登时有些滞住了。

那是一如既往的放松和平静,甚至稍稍带有些笑意,那种既不张扬却又足够自信的笑颜。

夜雨声烦失神。

黄少天......他也还是个少年啊。却由于电竞圈的极高的年龄要求限制,匆匆隐退。

夜雨声烦感觉心脏间有什么被重重敲打了一下。他把目光投向桌上的电脑,一碰鼠标,还未来得及关机只是暂时熄屏的电脑顿时亮了显示屏。

夜雨声烦眼角撇过屏幕,却又是发愣。上面显示的,无一不是关于夜雨声烦最近参赛的资料。

我吗......?是因为我吗?

夜雨声烦本是存着这份感情,难以和卢瀚文签约绑定,却没想到还给自己心心念念的前主人黄少天带来了麻烦。

他不知道黄少天关心的是不是自己,却明显地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了他多余的负担。

夜雨声烦静静地凝视着灯光下的黄少天。

他想伸出手去,却终究还是止住了。

夜雨声烦熄了灯,化为黑暗的屋子顿时融在了夜色里。他看着黄少天熟睡的模样,一时间有些不忍心就放他在椅子上这么睡着。于是稍加犹豫,还是小心翼翼地将他放上床,把窗帘拉好。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夜雨声烦蹿出了窗户。他的身影在朦胧的色前晃了晃。他看着自己单薄的影子。

他最终回头深深望了一眼。

 

叁.

黄少天好像做了一场梦。

四周仿佛都模糊了,逐渐沉做黝黑一片。而他却清楚地知道,他眼前有一簇亮光。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朝着那光源触去,那光亮却是越发盛了,却不是刺眼,一时间让他觉得暖洋洋的。

在不见五指的环境下,黄少天只觉得,那光很亮很亮。

忽然间,他似乎是浮空而起,站在偌大的空间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那团光亮了。

然后逐渐地,那光......开始离他远去。

黄少天慌张地想叫出声。

“喂喂别走!!你要跑去哪儿!”他单一的声音萦绕着空落落的空间。

在赛场上冷静的黄少天此时竟有些慌乱,只觉得自己感受到一种甚至说是胸闷的恐慌。

当他以为那光芒就要彻彻底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的时候,它却又是迂回一转,直到了黄少天面前来,倒影悬浮正悬浮在他的眼瞳处。

光团中央,隐隐地现出一个人影来。

短发随风微扬,一身盔甲的轮廓,手上持着一柄武器立于地,武器的尖端极其犀利地闪现着寒芒。

“......夜雨?”

黄少天心一颤,似乎有什么心底最熟悉最深刻地东西与这剪影重叠融合了。他迟疑地朝着人影探去。指尖在触到周围的光时,黄少天只觉分外炽热,接着眼前一亮。

——“我我我......是我干的那个那个真的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黄少天惊了一惊,因为他的眼前赫然浮现了15岁的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

15岁的黄少天在墙角蹲下,慌张的表情纵使画面有些模糊也叫人看得清清楚楚。

虚弱地靠在墙边的,赫然是灵魂已经透明得能看见后面的墙壁的夜雨声烦。

黄少天心虚地舔了舔嘴唇。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当时怕夜雨声烦不愿意和他签约,于是找来魔灵想让夜雨声烦和它纠缠一番,最后在危急时刻来个“英雄救美”增加点好感度,结果却弄巧成拙,假装的走散成了真的,等转回来夜雨声烦虽撕碎了魔灵,但也已经奄奄一息。

虽然这伎俩还是从百度上不知哪个不靠谱的答主那儿搬来的,不是黄少天的原意,也是斟酌许久的方案,但毕竟是施行得较为失败给夜雨声烦带来了伤害。还好当时夜雨声烦的灵魂力还是比那只魔灵强一些的,否则真有可能拼得灵魂消散。黄少天如今想起来还是后怕,随之而来的就是如潮水般涌来的愧疚和无措,将他淹没。如此熟知的感受,回溯到九年前仍是如此清晰。

画面中的夜雨声烦没有说话,却是堪堪地朝黄少天伸出一只手。

“签约吧。”那声音很轻很轻,只有当时的黄少天能够听到。

15岁的黄少天一愣,画面便被光芒吞噬了。

接着是他18岁生日的景象。

面前顿时呈现出一个并不完整的大蛋糕来,上面歪歪斜斜地插着两个数字蜡烛,赫然是“18”的字样。蛋糕旁边整整齐齐地排着几道菜肴。

“哈哈哈哈哈终于成年啦祝我生日快乐呀各位,英姿飒爽大杀四方的征程才刚刚开始!!”18岁的黄少天正激情慷慨地发表着生日讲话,却让众人以“再说菜都要凉了”为由提前打断了讲话,大家都是快乐地开始吃饭。

只有夜雨声烦没有。他飘飘忽忽地走到因为作为寿星居然被如此对待还有些气鼓鼓的黄少天面前,一双眸子褪去了一贯的温柔,突然充盈着无可辩驳的坚决与......是严厉吗?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他说。

这句话也飘散在风声里了。

画面又是一闪。

夜雨声烦整装待发,背后的披风无风自动。他将手中的冰雨微举,剑最锐利之处,仍是有寒光掠过。

18多岁的黄少天正式代表蓝雨战队出战的日子终于来到。

剑定天下,势不可挡。

这次夜雨声烦什么都没有对黄少天说,只是义无反顾地向战场上走去。

场景再次消失。周遭重回无光。

黄少天还是不能回过神来。

还能......并肩作战吗。

他眼前一黑,却被高音量的闹钟声从回忆中生生拽出。

黄少天睡眼朦胧地从床上坐起......咦,床上?他看了看关好的窗户和灯,突然心里极其精准地有了答案。

莫名地无比坚信的答案。

原以为是大梦一场,现在看来,并不完全是啊。

 

肆.

黄少天坐在窗前,隔着玻璃望着浓重的夜色。他想起了来自遥远记忆的夏夜空的萤火。

夜幕漆黑得无边无垠,今晚赫然是一个无星之夜。

“啊,有点当年在青训营和伙伴们一起看的萤火了。”

黄少天这样说着。此时他很想学叶修潇洒地来根烟,可惜并不会抽。

这么看着一块黑布好像并没有什么意思。黄少天刚想把目光移开,却敏锐地发觉有什么亮点闯入了他的视野。他把方才的动作止住。重新转回了头来。

映入眼帘,漫天萤火。

黄少天彻彻底底地怔愣了。

萤火或进或远,以黑夜为背景布,温柔地散发着光。一些萤火甚至聚集到了黄少天眼前,将他的面孔在黑暗中照亮。

黄少天伸出手,手指朝光触碰而去。萤火没有躲,反而是越飞越近了。渐渐地,整簇整簇温和的光,将黄少天笼罩在里面了。

萤火明明是没有温度的,可黄少天此时却觉得这些光此时分外温暖。

不过,也只是失神了一瞬。

黄少天笑了。

“夜雨是你吧?”

现在是冬天,哪儿来的萤火?

萤火很有灵性地颤了颤,但仍旧是纹丝不动地环绕着黄少天。

“是你吧是你吧?喂喂别装萤火啊,过来和我聊聊天我又不会骂你话说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战队怎么样啊诶诶......”

黄少天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夜雨声烦,颇为自然地和面前的萤火聊了起来。

却见光芒自动地汇聚在一起,逐渐凝实了。顷刻间化作一个与黄少天等高的人影,面容也逐渐清晰了。

正是夜雨声烦。

他叹了口气,恍惚自夜色中出,缓步走到了黄少天面前。

“还是瞒不过你。”他说。

黄少天看着他:“啊呀夜雨你这个萤火实在是太有灵性了不觉得是人才怪,而且现在冬天哪儿来的萤火。”接着又是话锋一转,“说吧,第几次来了?”

夜雨声烦沉默。

半晌,“第二次。”

“可是你对附近很熟悉啊!”黄少天知道是夜雨声烦之前躲在附近听到了自己的话才会冒充萤火跑出来的,显而易见他对这边的地形较为熟络。

“我自己有时候......会过来转。”夜雨声烦老老实实地交代了。

“啊。”黄少天应了一声,“话说我看荣耀新闻你最近状态很不好啊是怎么了?”

夜雨声烦一时又开始沉默了。

“怎么好久不见夜雨你变得和小周一样了,说吧说吧,我又不会打你是吧哈哈哈。”黄少天又丢出一句。

其实黄少天自己也有些莫名的紧张,他甚至于有些期待夜雨声烦的回答同时,又把心吊到了嗓子眼儿。

......

许久,酝酿了很久似的,夜雨声烦才微微张口:“就是没法儿和小卢完全绑定,所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很不好......然后,我有些旧病复发了。”

这次轮到黄少天不说话了。他知道那“旧病复发”指的是什么,也明白这种下病根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自己。

“你好吗?”夜雨声烦说。

黄少天有些神伤。退役以后,自己的生活虽然变得清闲了许多,但同样也失去了原有的丰富色彩,以至于他早上起来总会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实际上也还好,就是少了作为职业选手那部分的生活。”

“其实我和小卢无法签约是因为......你。”

夜雨声烦突如其来的一句顿时没由得让黄少天乱了阵脚。虽然这其中的原因黄少天已经自己推断出了个七八分,但是就这么听着他本人亲口说出,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我不知道怎么办。你走了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夜雨声烦继续说道。原本在赛场上所向披靡的夜雨声烦,此时站在窗外的神色居然有些委屈的样子。

......确实,新的主人,部分改头换面的战队成员,要面临的所有新的问题、新的事情,都在他退役以后重重压在了作为一个有“剑圣”之称的账号卡上。

他自己退役以后,也觉得世界是如此不一样。身边少了熟悉的队员们,之前做过的枯燥训练在这种情境下想起来也是由外亲切。

黄少天的心中所感有所共鸣,又见着夜雨声烦罕见的神情,一时间有些心疼起来,不由自主去揉了揉夜雨声烦和自己极其相似的一头黄发。

他正要开口安慰,却听夜雨声烦说:

“昨天那是我。”

虽然黄少天和夜雨声烦已经解约,但多年的搭档经历让他们建立起了极佳的默契。有些事情,不需要彻底说透,双方就已心知肚明。

黄少天点点头。他知道,从发现房间里是熟悉的感觉就知道了。

那是直觉。

黄少天踌躇半刻,还是决定趁这时把好多年前延续至今的秘密向夜雨声烦掏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不关窗吗?”

“为什么?”

黄少天感受到夜雨声烦极为不正常的视线烧灼,咽了口口水,却仍非常不怕死地吐出一句:“这个因为我知道你半夜会爬起来帮我关窗子啊所以说我只要不关窗——”还没说完就因为夜雨声烦复杂的目光很识趣地打住了。

“......真拿你没办法。”夜雨声烦扶额。黄少天这样的性情,夜雨声烦和他相处都是以包容为主。这样的相处方式,早已经融入了各自的习惯中。

这两个多年的老伙伴,突然就在月色下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掏心掏肺起来。

纯黑的夜晚映衬着夜雨声烦微微发着荧光的身躯。依旧是那副姿态,盔甲具备,而平日威风凛凛的披风此时正放松地垂在夜雨声烦背后,总让人感觉冷冽的冰雨虽叫他握在手中,但此时反射着月光,竟有别样的光芒。

温和的,温柔的光,就好像黄少天最熟悉的夜雨声烦。

黄少天忽然打住了话头。夜雨声烦侧头看向他,却发觉他的一双眸子正望着月亮。

“今晚的月色真美。”

意外地,黄少天说了一句分外简短没有重复的话。

夜雨声烦自己发呆的霎那,却发现黄少天已经调转了目光,眼眸里是一如既往的少年神情。

还有微微温润着的笑意。

 

尾声.

是夏日。

“你说什么是光?”

夜雨声烦听着窗外聒噪的蝉鸣,突然间冒出来一句。

“就是那种非常向往想去触及在漆黑一片中引领着自己的,虽然不一定是像太阳光那样的热烈昌盛,或许只是那一点点微弱的光源却足够把世界都照亮,有时候甚至怕它熄灭了小小心心地攥在手掌心里,不敢失去。”旁边的黄少天刚刚咽下一口饮料,姿态甚是是放松,闻声也有感而发起来。

“你说得太多了,我还是没明白。”

“就是——”

夜雨声烦及时地阻止了黄少天接下来有可能发动的长篇大论,“举个浅显的例子,最好简短一点。”

黄少天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这个对他而言真的很有挑战性。

一分钟后,沉默的黄少天终于是抬起头来。

尽力褪去了多余的辞藻,他笑着说:“是你啊,夜雨。”

 

评论
热度 ( 16 )

© 故幺藏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