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幺藏风

你是我心中永远驻留的风景,是屹立不倒的青山连绵。

[双花]YOU ARE IN MY STORY(一)

*大学体系不太了解欢迎捉虫。

  张佳乐不善地注视着来人。

  眼前一副谄媚笑脸的赫然是他们英语系二年级长居第一的学霸,此时正满面讨好地把一个文件夹递向他。

  “小乐啊,这个就拜托你了。”文件离手的那一瞬间,那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僵硬紧绷的面部也舒缓了许多,显示着他并不习惯做出这样的表情。

  显然这多么迫不得已。

  张佳乐看着手上的文件夹,皱着眉头。

  说来这事儿也真是搞笑,最近校方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安排下来叫英语系和中文系一起合作搞个活动,还点名要让大二的学生做,说是什么历练历练。而成绩优秀能力又深得老师认可的长期占据英语系二年级第一的小A自然就成了他们这边第一位的负责人。然而中文系那边的人出乎意料的棘手,脾气爆得很,小A已经被轰回来了好几次。

  本来如果任务要转交,下一位接手人顺理成章的应该是英语系全级第二的张佳乐。但是自从开学以后这第一第二之间就有些隔阂,互相都不对付,小A自然是不愿意马上把这事交给张佳乐了。但这可不,派了好几个人去,都无一幸免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当第五个人灰溜溜跑回来的时候,小A终于忍无可忍,想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张佳乐,最好让他也去挨一顿骂。

  “…相关工作其他几个人待会儿会来和你一一对接,你最好傍晚先去找中文系那边的人一趟,确定一下人,最好能初步达成一致。”小A还在娴熟无比地说着,一看就是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类似的话。这些千篇一律的交代话张佳乐懒得听,敷衍性地朝对方点了下头,半客气不客气地把人送出去了。

  其实张佳乐对于这事情也比较头疼。

  小A就算搞不好任务也不给自己这种事情已经是平淡无奇,但由于他自身能力还算出色,不枉总是能压张佳乐一头的第一,这张佳乐也没话说。所以很少出现小A在没办法把事情转交给他的情况。而张佳乐又是个闲着不管事儿的主,大学一两年,倒也是乐得清闲,不好意思地说还真没干过什么事,对于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也是缺乏经验。

  更何况小A的能力他是清楚的,能把他和另外五个优秀学员一次次轰回来…这什么人啊?

  张佳乐想得脑仁都痛了。

  “哎,管他那么多。”张佳乐倒也是个乐天派,随便翻了几页资料就懒得再看一眼,灌了口水戴上耳机继续听他的歌,等着午休的铃声。

  后面那几个人果真按照小A所说陆陆续续地都过来交接了。张佳乐瞅着他们脸色都不大好,想着按了解一下情况的理由,捉住一个人随口问了句:“你们那边怎么回事?”

  被问的人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唉,还不是中文系那边的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一直嫌我们毛手毛脚做事又拖拉之类,看起来也是挺不情愿接手这个,恨不得赶紧收拾好这破事。”

  “不过确实是破事。”张佳乐叹口气,安慰一般地在那人肩上拍了拍。有个理由大家心里也清楚,这两个语言不同的系,双方也是一直自诩“无法交流”,虽说问题完全没有口头上那么严重,但他们合作不易也确实是全校皆知的。所以张佳乐才会觉得校方简直是空烦,交给他们如此艰巨的任务。

  其他系其实都等着看他们的好戏呢!

  学校不会是觉得,二年级生既已经融入校园又还没有完全受两系长期以来水火不相容的气氛浸染,是最适合合作的吧?

  …真是冤大头,张佳乐想。

  “那先交给我吧,我到时候再去那边跑一趟。”对于小A之外的人张佳乐实则就客气了很多,拿过东西,心下也稍微思量到了一点应付对方的办法。

  果断一点,利索一点?好像也就只有两点。

  张佳乐还是觉得一团乱麻。

  这还真是个烫手山芋。

  张佳乐抓抓头发,发现发带有些散了。他取下发圈叼在嘴上,重新扎了一遍,发现自己后颈上全是汗。

  “确实有点热。”张佳乐望着窗外飒飒响动的树叶,配合着无比嘈杂的蝉鸣,思索一番后起身,“去买瓶饮料吧。”

  超市里此时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张佳乐轻车熟路地找到冷饮区,习惯性地伸手去拿自己常喝的冰红茶。

  一声轻微的碰撞声,却是有人也和他同时碰到了饮料。

  张佳乐条件反射般地抬头,看到的是一张汗淋淋的脸。肩上还披着条毛巾,手臂下夹着个打篮球,板寸头上晶晶地有着汗。

  啊,是刚打篮球回来啊。张佳乐一松手,“你喝吧。”

  那人倒也爽快,点头说了声谢了,拿起饮料转头就要走。末了眼角一瞥发觉自己手里的貌似是最后一瓶,又堪堪折回来,对着不知道该挑什么好的张佳乐说:“我抢了你的饮料,要不我请你一瓶?看你也不知道喝什么别的…”

  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表示婉拒:“这也不能算抢啊,我不能莫名其妙受无功之禄。”

  “别吧,没事。我看兄弟你也是爽快人,一起去喝一瓶?”

  眼前的人无意识地擦着汗,亮晶晶的眼睛里竟能读出几分期待。

  张佳乐想想这在大学里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也就答应了,看着那人帮自己挑饮料。

  “你从来只喝这个?”那人和他聊天。

  “呃…差不多吧,不知道该喝什么别的。”

  “这样啊。”那人点点头,也没什么多余的话,拿起两瓶饮料站起身,“走,去结账吧。”

  走出超市的时候,那一直走在前面的人才仿佛想起什么一样,扭头来问张佳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佳乐。你呢?”

  那个人好像噎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话,“孙哲平。”

  “…我是中文系的。”

  “……”

  两人相对无语。

  张佳乐看到报出自己名字对方的表情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没想到还真是这么一出。他在英语系也还算是有点名气的,别系的学生听说过很正常。

  不过这个人好像还算好相处。张佳乐打量着孙哲平。

  不如趁机向他打探一下中文系二年级那个棘手的对接人?张佳乐动了心思。

  “那个,孙哲平,”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打探,“你知不知道你们系二年级有个据说脾气特别暴的,听说是这次校方活动中文系的负责…”

  他看见孙哲平生生把饮料喷了出来。

  “…人。”张佳乐面无表情。

  “……”孙哲平真的呛着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张佳乐觉得不妙。

  孙哲平的表情犹犹豫豫,但最终还是哭笑不得地吐出了三个字:“就是我。”

  “???你??”

  张佳乐大惊失色。

  这该庆幸他们是在相对轻松的氛围下认识的,还是该倒霉这听说煞神一样的人物真被自己撞上了?

  张佳乐现在想撞墙。

  “脾气特别暴…”对面显然还在琢磨这半句话,神色有些复杂。

  “我其实真的没有脾气特别暴。”孙哲平努力解释着,“只是昨天输球了,输的有点惨。”

  “而且我真的不想管这破事儿。”

  破事儿,又是破事儿。

  张佳乐觉得这个词快把自己绕晕了。

  “那我们喝完饮料去对接吗?”张佳乐竭力调动起自己的处事能力,公事公办地说。

  “…行。”

  孙哲平看起来很无语,闷闷地灌了一口冰红茶。

  张佳乐望着强光下孙哲平的侧面影。阳光很炽烈,不歪不斜地投射下来,孙哲平就那么不遮不避地站在那儿,好似生生要把光影劈开去。脸颊由于长时间剧烈运动还没缓过来显得发红。

  他回过头来,整个人逆着光,定定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你怎么不喝?”

  冰镇的饮料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递到张佳乐手上。他这恍然一回神,才发觉自己的手心被浸得冰凉,上面还躺了一滩水渍。张佳乐“嘶”了一声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这夏日的燥热才算是被暂时地压制下来。

  而后看看孙哲平已经快把饮料喝精光了,张佳乐也是有些窘迫,没过一会儿也仰头一饮而尽。

  孙哲平瞅着他:“走吧,我带你去我们那边。”

  接着他抬脚就走。张佳乐看他那不容置疑的模样,把一句“你不要先休息会儿吗”生生咽回了肚里,和着冰冷的冰饮,搅合搅合消失在念头中。

  真讨厌。张佳乐没来由地想。

评论
热度 ( 5 )

© 故幺藏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