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幺藏风

你是我心中永远驻留的风景,是屹立不倒的青山连绵。

[双花]礼物

  *这周份的小甜饼,短小到我无颜见人
    *取不出名字各位凑合着吃QAQ

   “那个…乐…你…”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杂音在狭小的车厢内回荡。电话这边的人僵坐在驾驶座上,听着要清不清的通话声,感觉十分头疼,干脆啪一下挂了电话。

  现在孤身一人在野外吹冷风的张佳乐只觉得孙哲平是个孙子。

  今天其实是他和孙哲平交往一周年纪念日,但那傻子今天才出差回来,叫张佳乐去接他,结果鬼知道导航把人引到荒郊野外去了,正迷路着,车子又忽然抛锚,让张佳乐气不打一处来。

  这刚不正和孙哲平联系着嘛,可这大野外的信号实在太差,电话滋滋滋的完全听不清对面说什么。

  张佳乐郁闷地朝着半开的车门坐下,看了看放在副驾驶座上的礼物。

  他打赌孙哲平肯定是忙忘了。不然哪儿会让自己这么惨。

  正想着,没信号的电话却又开始嗡嗡地振动了。张佳乐心下嘀咕着这又是谁,匆匆扫了一眼,却见屏幕上随着来电音乐跳动的字眼赫然是一个“平”字。却是孙哲平又打回来了。

  “喂,信号不…好?”孙哲平有点扭曲了的声音传来,张佳乐艰难地听着,“…能听…吗?”

  “…”张佳乐大概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被这絮乱的语音搅得有些烦躁,言简意赅地应了声:“可以。”

  那边又传来断断续续的人声。张佳乐有些疲于分辨这里面的话语,有气无力地冲手机喊了一声:“孙哲平,你发短信能死吗?”

  那边突然安静下来。

  紧接着,张佳乐听到了孙哲平低沉又清晰得可怕的声音:

  “我想听你说话。”

  出乎意料地,没有什么杂音,这句话刚好清清楚楚地撞进了张佳乐耳畔里。

  张佳乐一瞬间感觉自己耳垂有些发烫。

  他简直怀疑这一瞬间是孙哲平买通了通讯公司,力排杂音让声音传到他这儿来的。

  …张佳乐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平静。他咳了一声,不能再平静地开口:“你继续说。”

  那边笑了一下,又开始回到杂音状态:“还有嘛,…号不好,我就算……也…说不…收不到。”

  我去!张佳乐莫名怒。

  “那现在怎么办?”张佳乐没好气。

  “…要不…我来接你?”孙哲平无奈。

  张佳乐听着这句愣了半天,迎着冷风半坐在车子里的样子像一只耷拉了耳朵的兔子。

  太失败了吧!去接人居然反要对方来接。张佳乐说了句我试着给你发发位置,逃一般地挂了电话。

  望着微信上不断跳出的感叹号小红圈,张佳乐烦闷地点着重新发送。终于,再转了一圈后,位置终于是发出去了。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开始百无聊赖地刷刷手机。但由于网络不佳,他最后也只好作罢。

  是秋天,天气有点凉。张佳乐下意识把衣服拢了拢。

  他想起他们还没捅破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秋天,孙哲平突然给他买了件大衣,他看到标价差点吓死那种。原本他死活不收,嘴上念叨着什么无功不受禄天上不会掉馅饼之类之类,结果被孙哲平当场壁咚了。

  …然后……,就这样了。

  虽然张佳乐觉得有钱任性的人都很禽兽,但是这钱是给他的话…这也不好说什么了……

  张佳乐瞅了瞅这件现在正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他特意穿的这个,计划着要是孙哲平看到这个还想不起来就揍死他。

  那边孙哲平的消息回过来了:“好。你乖乖原地等着。”

  张佳乐在屏幕前哼了一声,觉得自己更像待宰的羔羊。

  孙哲平总会做出什么无法防备的事情来。

  他估算着自己到飞机场的距离,登时头痛,孙哲平就算快马加鞭过来,也还要好久,自己只能坐这破车里干等着了。

  随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指敲着座位侧边的敲击声,张佳乐只觉被浅薄的疲倦淹没,干脆躺在座位上睡了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车门还没有关,一个身影守在他身旁,用身子帮他挡着风来的方向,也不知等了他多久。

  张佳乐用朦胧的睡眼毫无防备地看了看眼前的人,只觉得这感觉无比熟悉。那人眼睛带着笑看着他,似乎已经发觉张佳乐醒了。

  面前站着阔别一月思念已甚的人,原本迷迷糊糊的张佳乐一激灵:“孙孙孙哲平?你…”

  然后他就看到地上摆了一堆东西。

  这个场景有点??

  “等一下孙哲平我们才一年这是不是太早……”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孙哲平看着他微微惊慌失措的模样,调笑。

  张佳乐一滞,不争气地侧过脸,嘴硬道:“不…没…没有……才不是…”

  “好啦,不是。”孙哲平唇角有着一丝笑意,“一起过太亏了。”

  然后张佳乐眼睁睁看着孙哲平站到了一堆花瓣中,放了一个好像烟花一样的东西。“烟花”绽放之处,烟雾朦朦胧胧地印出一个人像,面目和张佳乐有八分相似。

  张佳乐嗅着空气中夹杂着野风的说不出明目的花香,有些忍俊不禁:“定做的?挺贵吧?”

  “这你不用知道。”孙哲平走过来揉揉张佳乐的头发。

  张佳乐嘴上无所谓着,眼角却有点涩。他笑着拍开了孙哲平的手,嘴角上扬瞪着他:“你当我啥?包养的小白脸吗?”

  “当然不是。”孙哲平把人圈在怀里,“是男朋友啊。”

  风将张佳乐略长的大衣衣角微微卷起。他感受到后颈有一丝凉风,发辫上稀碎的发丝落在上面,让他更真实地感受到了环境的冷。

  和…身遭的温暖。张佳乐面上微红,生硬地扭回了方才的话题,“你又乱花钱干什么?”

  “又?”孙哲平笑,“每年一次而已。我平时是很乖的吧?”

  张佳乐愣:“你不是…”

  孙哲平凑近了,仗着身高优势轻车熟路地在张佳乐额头上落下一吻:“我记得啊,傻乐乐。”

  “乐乐,一周年快乐。”

  ——The End——

  

  小剧场

  

  张佳乐:那个大孙,我给你的礼物…

  孙哲平:不是就在我眼前吗?

评论
热度 ( 23 )

© 故幺藏风 | Powered by LOFTER